埃及勞工病假與醫療照顧

說起勞工福利,感覺是很近現代的議題。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,在距今三千多年前的埃及,工人們不僅可以請假,也有一定程度的醫療照顧。儘管工作還是辛苦,甚至有些危險性,但埃及的雄偉建築,絕對不是由血淚奴隸建立起來的。 

鳥瞰 Deir el-Medina 古埃及工人聚落遺址

Deir el-Medina(或拚作Dayr al-Madīnah)位在底比斯區域的尼羅河西岸,因當地考古發掘到的古埃及工人聚落而聞名。這個遺址在1922年,也就是 Howard Carter找到圖坦卡門墓葬的同年,由法國埃及學家Bernard Bruyère帶領的團隊發現。這個村落位就在一個方便前往工作地之處,北邊就是著名的帝王谷(Valley of the Kings),東方及東南是王室祭廟(funerary temples),西側還有皇后谷(Valley of the Queens),而這些如今成為研究和觀光勝地的墓室、祭廟,都是居住在此地的工匠們的傑作。

墓葬為了避免河水的侵襲,所以都選在沙漠邊緣或高處,這也讓這個村落必然的離便利的河岸有些距離,卻因此保存狀況相當良好。當地找到各類物質或文件,不僅讓學者有機會了解三千多年前,古埃及新王國第十八至第二十王朝的工人生活,還能夠直接間接的得知關於當時政治、經濟、信仰等資訊。其中關於工人出缺勤及薪資的紀錄,可以看出當時的勞工管理,其實沒有想像中苛刻。 

廣告

現任教於密蘇里大學(University of Missouri—St. Louis)的Anne Austin 博士於2018年的報導中說: 

Deir el-Medina提供工人諸多設施,那些是只有具備相關技術和知識,足以在重要如王室墓葬工作之人才配享有的。 

根據當地找到的文獻以及歷史資料,政府以穀物支付月薪,並提供住宿,甚至有僕人協助洗衣、輾穀、運水等家務。工人的家人跟他們一起住在工人村裡,因此妻子和小孩也都能受益於這些國家的供應。 

在這個大型工寮裡,找到了有相當一貫性的工作日誌,讓研究者可以從中統計發現,工人缺席工作的主要原因是「病假」,佔了總缺席數的三分之一。而且從資料看起來,就算請病假也不會被扣薪水。排名第二的原因為「和主管在一起」(with his superior),這應該算是公假或出差吧。也有一些我們現在不太可能拿來請假的缺席原因,例如:餵牛、殺牛、釀酒、在田裡(嗯,這些事也很重要,不然可能會沒東西吃),老婆/女兒經期(所以是新好男人?!),在家、在村裡、跟某人在一起、在大餐(咦?)…。

那這些工人在這個遠離主要城鎮的地方生病、受傷了該怎麼辦呢?傍尼羅河而生的埃及人,最方便的交通方式是水運,但這個地方遠離水道,很難快速送到城裡就醫,所以Deir el-Medina工人名單中有人被註記為醫生(swnw)。 

Austin 博士說明道: 

一位醫生搭檔一名助理,兩個人都被分配了幾天不用上工,負責去準備藥物和照顧傷病的同僚。政府甚至因為醫生對Deir el-Medina的服務,給予額外的津貼。 

如此看來,所謂的醫生應該也不是專業,比較像是有這方面能力足以兼任者。不過古埃及也留下不少醫療作品,相信都是這些醫者可以參考的。 

Ebers莎草文書是現存最古老最長的埃及醫療文獻,成書時間約是1550 BC,且學者研判應該是傳抄更古老的文獻。為德國埃及學家 Georg Ebers於1873-4年冬天在盧克索購得,並於1875年整理發表成書(德文原著)。現存於萊比錫大學圖書館中。這份文獻記載了數百條的治療方案,執行醫療者若有不知該如何處理的症狀,可以翻書查找,依照指示治療。若要比喻,可能類似唐朝醫學家孫思邈編纂的中醫古籍《備急千金要方》,這是一部搜集了唐以前許多醫論、醫方以及用藥、針灸等經驗,兼及服餌、食療、導引、按摩等養生方法的巨著,被譽為中國歷史上最早的臨床醫學百科全書。不過,古代文明常是巫醫不分的,所以在埃及的醫書中會看到的可不只是針對個別病症的醫藥,還有神奇咒語儀式。  

Ebers莎草文書其中一頁,這份文件非常貼心的標有頁碼,就是最上方中央的符號。(關於埃及數字的介紹可參考數字篇,不過這份文書是以神官體書寫,可能不容易看出來,這是第55頁喔) 

不論古今,都會有些醫用材料非常昂貴,不是人人能夠負擔,不過常用的材料通常可以在家中找到,例如蜂蜜、油脂。Deir el-Medina還找到的一份文件顯示,國家會配給一些常見的醫材給一些人,他們就可以和其他人共用。 

儘管有病假、醫療配給,以及駐點醫療者,不過還是有工人抱病上工,Merysekhmet就是其中一個案例。資料顯示他曾連續兩天下到國王的墓中,但都沒有辦法工作,最後只好還是跋涉回山下的村中,最後躺了十天才有辦法再工作。雖然不遠,但這一趟跋涉很可能加劇了他的病情。因此Austin博士認為,這個病假、醫療照顧系統應該還是為了確保工人維持生產力而設計的。 

但,難道我們現代的勞工制度就不是嗎? 

延伸閱讀 >> 自己的權利自己爭取──古埃及罷工案

參考資料 

https://www.dailymail.co.uk/sciencetech/article-2955864/Ancient-Egyptians-NHS-Papyri-reveals-workers-received-medical-treatment-paid-sick-leave-3-600-years-ago.html

http://www.anneeaustin.com/absences-from-work/ 

https://www.britannica.com/place/Dayr-al-Madinah

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Deir_el-Medina

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Ebers_Papyrus

資訊分享 史地

練習人 View All →

古埃及文化、歷史的業餘愛好者

2 Comments 發表留言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