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古埃及文101】形音意篇

 

【古埃及文101】基礎篇〉說明了埃及文的破解和基礎結構,本文將接續介紹埃及文字是如何拼寫出各種字詞。 

古埃及文的書寫,各個符號分別扮演著以下分三種功能:表意符號(ideogram)、表音符號(phonogram),以及限定符號(determinative),並組合出有意義的文字。有些符號只會其中一項工作,有些卻多才多藝,得視脈絡判斷。學習一個語言,通常需要去記憶各種文法規則,然後從不例外的會有例外,而且這些例外常常是使用頻率較高的詞彙──埃及文也是如此,越常見的符號,往往需要多琢磨,才能避免判讀錯誤。 

我們常稱埃及文為「古埃及象形文」,的確,他們的文字(尤其聖書體)很像是小插圖的組合體。然而,以字/圖直接表示物體的「象形」也不過是中文六書中的一種,還需要其他的方式來記錄沒有具體形象的事物。下圖是幾個真象形文字的例子,分別是「心」、「手臂」、「房子」、「嘴巴」、「太陽」、「臉」。這些符號下方都有一豎,是埃及文的貼心,表示:前面/上面是象形的表意符號,所畫圖案就是要表達的東西。數千年的差距也許讓我們不一定能夠理解所有的圖示,但手臂和臉應該算滿寫實明確的。 

上圖埃及文與英文翻譯間,這些類似拉丁字母的符號是埃及學者們的轉寫標記(transliteration), 寫出研究後該符號的音值。

不知道有沒有人已經認真背了基礎篇中的字母表呢?有的話會發現,嘴巴和手臂同時也是可以用來拼寫其他詞語的字母,這就是為什麼那看似無足輕重的一豎有其存在的必要。實際上,上列其他符號也都可以用作表音符號,只是和字母不同,其他為雙音符號,也就是一個符號可以直接取代兩個字母。

埃及文還有三音符號 ,顧名思義,單一個符號就代表三個字母的特定組合,上圖即幾個常見的三音符號及例字。 

其中的nTr(右二)旁又出現小小一豎,於是我們知道它除了是三音符號,同時也是象形字。這個字所表達的其實是一個抽象的概念──神(統稱,個別的神有各自的名字),不過對於埃及人而言,神廟口的旗子似乎足以代表這些神聖的存在。 

上圖第一個三音符號大家應該不陌生,它就是常用來製做紀念品的「安卡」(這個中文稱呼基本上已經音譯了這個符號)。如果這個符號直接出現在繪畫中,它象徵的就是「生命」,但它的旁邊沒有小豎,也就是說對埃及人而言它不算象形字。然而,實際看「生命」這個字的寫法和標音……咦,是不是寫錯了什麼?為什麼多加了其他符號後,標音還跟原本單獨的符號一樣呢? 

那是因為埃及文的拼寫有個潛規則:如果雙音或三音符號後的符號音值和前面重複,就不再發音,文法上稱之為補註聲符(sound complement)。上圖中除了nTr為獨立的象形字,其他字也都有加。

也許有人會覺得莫名其妙、多此一舉,但這個做法也是有實際功用的。沒有注音或拼音,中文的破音字只能靠經驗和脈絡辨別,少用的難字更只能有邊唸邊的猜,因此成為升學考試國文科目的題型之一,但有了這類補註聲符,破音字和聲難字的識別就有了比較直接的依據。 

雖然本文只介紹了少許的生字,卻足以辨識圖中央的埃及文。True Voice是銘文常見詞彙,接在人名之後,相當於英文的RIP,表示此人已獲得安息。

現在大家應該可以想像,同音字寫法之多元。除了補註聲符的有無讓埃及文伸縮自如,方便書寫者、畫師可以靈活的在限定空間裡整齊漂亮的寫出指定內容外,埃及文若可能也會選擇有相關的符號來拼音,從而構成比較有意義而容易記憶的拼字組合,當同音或相似音的文字語詞用不同的組合書寫,就更容易區別和判讀。再者,埃及人認為人盡皆知而省略的母音,雖然學者為了口頭上討論方便,會自行帶入適當的母音(通常使用e),但也許以不同符號書寫,實際上填入的母音也不同,因此真的會發不一樣的音也說不定。因此,即使現在學者已經讀懂不少文字,卻無從得知確切的發音。想要標準的唸出咒語來復活木乃伊,除非你是埃及人轉世,否則就算拿到經書也是不可能的喔! 

看完三種表音符號,可別認為除了部分真象形文,埃及文就是系統比較複雜的拼音文字而已,可是還有第三種功能的符號──限定符號。這一類的符號類似中文的部首,可以幫助分類文字,且不發音。但中文部首可以在一個字的任何位置,埃及限定符號卻固定會在字尾,和前面的表音符號組合成一個字,類似中文形聲字的概念。(如果一個詞有用限定符號的話,這個規則倒是謝天謝地地沒有例外,但卻有可能像上圖銘文的 mAa[true],少了該有的限定符號。不過這個詞是固定用法,通常不至於影響判讀。)

下圖是幾個同樣標音 mAa,加上不同限定詞後有不同意義的例子,可以說是埃及的同音異字:

因為有些非拉丁字母的標音符號用電腦繕打不方便,所以可以再轉寫為上圖中紅字的mAa格式。

現在我們至少知道了4個標音轉寫後都是mAa的詞,它們都用了常用三音符號範例圖左下角的符號。這個符號加德納編號Aa 11,看起來有點像菜刀,但學者還不確定埃及人實際描繪的是什麼物體。如果沒有限定符號,這4個字可以寫得一模一樣(第一個長得像閃電的符號是U1鐮刀,標音mA,和手臂a皆為Aa 11的補註聲符),是出現在最後的限定符號「限定」了他們的意義,從而區別了「真實」、「太陽穴/注意」、「領導/出發」,以及「河岸」等字。 

由此可見,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符號轉寫只有「標音」的功能,無法寫出不發音的限定符號,雖然寫起來方便許多,但要讀出實際的內容,埃及原文還是不可或缺的,否則未達「目的」,卻到了「墓地」,那多可怕啊! 

可能有人想認識電影《神鬼傳奇》I和II集最後都讓唸咒語之人卡關的符號。電影沒有顯示出來,只有說是一個像「鸛(stork)」的符號,查詢加德納符號表,最有可能的應該是G29 𓅡 或前後幾個長腳的鳥類。若是G29,讀音應為 bA,為靈魂的表意符號(其實埃及的概念中有3種中文會譯作靈魂,「巴鳥」是其中一種),或可做為雙音符號 bA。經過本文介紹可以知道,埃及文沒有單一符號的讀音像電影中那麼複雜,那麼女主角唸的到底是什麼呢?
聽起來她唸的是Amenophis,這其實是Amenhotep的希臘化,第十八王朝有4位法老使用個名字。

延伸閱讀 

Bill Manley & Mark Collier, How To Read Egyptian Hieroglyphs A Step By Step Guide To Teach Yourself, British Museum Press, 1999. 

http://www.egyptianhieroglyphs.net/  

古埃及文

練習人 View All →

古埃及文化、歷史的業餘愛好者

1 Comment 發表留言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