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埃及的牛信仰──哈索爾與阿匹斯

「牛」在古埃及的信仰中極具重要性。在一個以農業為主要生產力的國度,這應該不會讓人感到太意外。而與牛有關的神,最主要的莫過於女神哈索爾(Hathor)以及聖牛阿匹斯(Apis)。 

哈索爾的信仰非常古老,而且在龐雜繁複的埃及神話體系中有著重要的地位。在概要的〈古埃及主要神話體系簡介〉一文中只有略為提及,實在是因為古老的大神通常都如海納百川,會吸收融合一些其他神祇的功能,有時還有化身,樣貌千變萬化,很難三言兩語說明。 

Hathor其實是女神希臘話的名字(Ἁθώρ),埃及的原名寫作一個城牆包圍保護著老鷹的符號𓉡,標音為ḥwt-ḥr。在埃及神界,老鷹是荷魯斯的代表符號,因此女神名字的意思就是「荷魯斯之家」(House of Horus)。假設名字反映了祂最原始的角色,那祂肯定和荷魯斯(老鷹)自在飛行的場域有關,也難怪祂有天空女王(nbt pt,mistress of the sky)或星星女王(mistress of the stars)的稱號,而祂的形象之一就是身上畫滿星星、頭上牛角間夾著太陽光盤的母牛。這樣的母牛形象有時有另外的名字──Hesat。然而,哈索爾不是唯一的天空女神。在古埃及文獻《天空牛之書》(Book of the Heavenly Cow)中,天空之牛並不是哈索爾,而是指太陽城九柱神中的努特(Nut)。 

太陽每日划過天空,當然與天空女王關係密切。哈索爾是其中一位被稱為「拉(太陽神)之眼」的女神,有時甚至被視為與拉相對應的女性太陽神。身為拉之眼,哈索爾擁有強大的力量,可以保護太陽神,並發動攻擊。上述的《天空牛之書》就記載著一則神話,描述人類在拉的統治之下謀反,拉得知後與眾神商討,決定派哈索爾出征平亂。於是,哈索爾化身為母獅神獅克美(Sekhmet),開始屠殺叛變的人類。後來獅克美殺紅了眼,完全沒有人有辦法阻止祂,但拉又突然心生憐憫,不想把所有人類趕盡殺絕,只能將啤酒染紅流滿大地,讓獅克美誤以為是鮮血,一飲而盡並醉倒,才終於變回溫柔美麗的哈索爾,結束這場人類的浩劫。不過,心灰意冷的拉從此離開人間,飛昇搬到天空牛努特的背上,將人間的統治交接給其祂神。 

不論荷魯斯還是拉,都是法老王權的來源與象徵。哈索爾在不同的背景脈絡下,可以是這兩神的母親、伴侶或女兒,因此也是法老重要的守護者。在墓葬、神廟的壁畫中可以看到哈索爾站在法老的身後,呈現保護狀態的伸出手,或遞出象徵「生命」的符號(安卡),抑或是哺育著幼年的法老。而法老既然是拉之子、荷魯斯在世,王后也會被視為哈索爾的化身。然而在後世比較多人熟知的版本中,王母與王妻的角色通常會連結到歐西里斯的姊妹兼妻子伊西絲(Isis)。

丹德拉(Dendera)神廟浮雕壁畫中的哈索爾哺乳畫面。

介紹到這裡,可能應該已經有人開始錯亂,但哈索爾可沒這麼簡單讓大家摸透,祂同時還是主司音樂、舞蹈、歡樂、性、愛與美的女神。因此,當希臘人試圖將埃及眾神類比為希臘諸神時,會將哈索爾稱為阿芙蘿黛蒂(Aphrodite),也就是維納斯(Venus,這是羅馬名稱)。 

Menat是哈索爾神廟女祭司配戴的一種項鍊,由許多串珠組成,另一端則有平衡重量的墜飾,亦可在儀式上甩動作為樂器時當作把手。這個墜飾 / 把手常以哈索爾作為裝飾元素。此物件可以一次看到兩種型態人形和牛形的哈索爾。(MET 51.157.2) 

哈索爾雖然是母牛女神,但和法老王后站在一起時會以人形或牛頭人身出現。人形現身的神通常都會佩戴象徵物以示身分,哈索爾如同所有與太陽相關神祇,會在頭上配戴聖蛇環繞太陽光盤的頭冠,但這個太陽會夾在牛角之間,成為哈索爾獨特的標誌。 

這位古老的女神,除了埃及常見的獸首形式,還有一個特殊的面貌,是長著牛耳(與牛角)的女人(通常只會出現頭部)。這個型態也有另一個名字──巴特(Bat),而且早在埃及歷史的初期就已出現。 

納美爾調色盤

納美爾調色盤記錄著上下埃及統一這個重要事件,主題就位在中央,殺敵的法老是最大的人物,觀者的第一眼很容易就會被吸引到這個焦點上,然後再延伸到旁邊其他相關的記事。相對之下,位在這個石盤上端,如同裝飾般的哈索爾 / 巴特頭很容易就會被忽略,卻是這位牛女神信仰的古老證據。而這個形象被大量運用為裝飾元素,希望藉此得到女神的眷顧和保護。 

哈索爾的主要祭祀中心在丹德拉,當地的哈索爾神廟柱頭雕刻著牛耳哈索爾。

 

鏡子因反射出光線的特性與太陽產生連結,常做成圓形,且把手上裝飾有哈索爾。(MET 26.8.98)

 

哈索爾身為樂舞女神,也常出現在叉鈴(sistrum)上。(MET 50.99) 

相較之下,阿匹斯的角色相對單純一些。應該說,雖然聖牛的信仰也很古老,但相關的紀錄較少,其信仰主要集中在埃及的古老首都孟菲斯。特別的是,阿匹斯就是一隻牛,直到希臘時代才出現人格化的樣貌。 

藏於羅浮宮的阿匹斯牛雕像。

牛是進可攻退可守的強壯動物。牠不僅可以協助農耕上粗重的工作,還是埃及人主要食用的肉類之一。公牛的生殖能力也是埃及人所欽佩的。牠的力量還可以用在破壞上,納美爾調色盤上就可以看到一隻牛正在拆毀一座城牆,而法老身後也掛著牛尾,顯然牛被視為一種法老力量的象徵。 

阿匹斯雖然不是古埃及唯一的聖牛信仰,但是其中最知名的。牠是孟菲斯的主神是普塔(Ptah)的使者或是在人間的化身,也被認為是哈索爾之子。普塔是孟菲斯信仰中地位最高的主神,是創世神兼造物主,地位相當於拉;因其造物的能力,也是工匠、建築師的守護神。哈索爾根據不同的說法扮演著王母或王妻的角色,這讓阿匹斯也成為王權的象徵。 

阿匹斯受膜拜的不僅有神像,神廟中還會有活生生的聖牛。然而,不是所有的牛都能成為聖牛,必須符合以下條件: 

  1. 身體主要為黑色 
  1. 額頭有白色三角形斑紋 
  1. 背部有類似老鷹展翅的圖樣 
  1. 舌下有類似聖甲蟲的形狀 
  1. 尾巴分岔為二 

埃及的神廟是神的聖域和居所,可不像我們的廟隨時可以進出參拜。這些聖牛和神像一般人都只有在特殊的祭典上才有機會謁見,平常祭司會觀察並供養的聖牛,把牠們的行為視為一種神諭,而人們相信光聖牛現身就可以給予周遭的人力量,牠的氣息可以治百病。 

聖牛不僅具有神性,還是法老王權的具體展現,死後可不能隨意處置,要小心的製做成為木乃伊,並安置於墓穴,其中詳細的儀式規定都記錄在被稱為《阿匹斯莎草紙》(Apis Papyrus)的文書中。 

話神

練習人 View All →

古埃及文化、歷史的業餘愛好者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