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古埃及文101】基礎篇

要了解一個文明,雖然可以藉由古代遺物來綜合判斷,但最直接的還是文字證據。古埃及文字分為聖書體(Hieroglyph,來自希臘文ιερογλύφος,意思是「神聖的雕刻」)、神官體(Hieratic,又稱作僧侶體,來自希臘文ἱερατικά,神官的)和世俗體(Dometic,來自希臘文δημοτικός,人民的)。三者雖然發展有先後,但並非接續取代,而是各有用處。

古埃及文明在希臘羅馬入主之後又成為伊斯蘭教的重鎮,希臘文和阿拉伯文先後成為當地的主要書寫系統,當日常口說語言也不再是埃及語,使用數千年的古埃及文字於是漸漸被取代,終至遺忘,再也沒有人能讀、會寫。雖然陸陸續續有人嘗試破解,但都沒有成功。直到十九世紀初,埃及學家,同時也是一位語言天才,商博良(Jean-François Champollion, 1790-1832)才破解羅賽塔石碑上的碑文,從而建立出一些埃及文與希臘文的對照表,成為後世繼續研究與破譯古埃及文字的基礎。

大英博物館藏羅賽塔石碑,內容是一份托勒密五世的詔書。最上以聖書體書寫(當時只剩祭司通曉,目的是告知諸神),中間為世俗體,最下為古希臘文(兩種當時通行的文字)。雖然部分毀壞,但因為三種語言並立,所以成為破譯古埃及文的重要媒介。

至今已可解讀多數的古埃及文,這當然不是商博良一人之功勞,而要歸功於眾多學者的努力,不斷嘗試與修改才有今日的成果。

以下便再介紹另一位重要的學者──加德納(Sir Alan Henderson Gardiner, 1879-1963)。這位英國埃及學家出版了Egyptian Grammmar一書,雖然有些內容已被後世學者修正,但其對中王國古埃及文字的研究與貢獻實是不可磨滅,而且至今仍是重要的教科書之一。而附在此書後的常用符號分類表(Gardiner’s Sign List)更是成為古埃及學習者不可不知的重要工具。此表將一些常用的象形符號以A~Z分為二十六組,再把還不確定者歸為一類,並加上編號,於是這些圖片般的文字就有的簡單的代號。而這些便利的代號現已是古埃及學者通用的代號,再也不用為了形容或描繪一個符號而苦惱。對於不熟悉代碼又看不出來是什麼的人,加德納也將符號依形狀分為瘦高、矮胖、短小,可依此先找到符號再進行檢閱,真的很貼心。

廣告

就功能而言,古埃及象形符號主要分為三類:

  1. 表意符號(ideogram):以圖表示一個物件或一個概念(大概類似中文的象形字)
  2. 表音符號(phonogram):以圖表示一個讀音,用來拼出讀音,通常會搭配限定符號。表音符號中有的是單音節(Uniliteral,就有點像歐美語系的字母,見下圖)、雙音節(Biliteral),以及三音節(Triliteral),所以同樣的音可以有不同的拼寫法,而有些字詞會以與字義相關的符號來拼寫,所以也不只是純粹的拼音。
  3. 限定符號(determinative):本身不發音,配合表音符號使用,放在字尾,以區別同音的字詞。組合起來類似中文的形聲字,限定符號就類似中文字的部首,可以用來幫語詞分類,即使不認識的字也可以猜測,但中文的部首通常本身也是一個字,或字的變形,所以都有讀音就是了。

比較複雜的是,每個符號不一定只有一個用法,而且古埃及文書寫(也許不算太意外的)也跟中文古書一樣,既沒有標點符號,也沒有空格把字詞分開,對於初學者來說難度相當高。

不過,還是有小撇步的。通常一大篇中最容易分辨出來的就是法老的名字,因為它有王名環圈出來。再來就是要設法找出限定符號,這樣就可以知道從哪裡把字詞斷開。只是要做到這些,還是需要背誦和經驗的累積,絕對不是一蹴可幾的。

hieroglyphic alphabets
古埃及象形文字字母表。符號上方是通用的讀音轉寫符號,中文是學者考證出來符號所畫的東西,下方的英文和注音符號則是參考讀音。

如果在網路上搜尋古埃及象形文字字母,可能會找到像練習人小時候去看展覽買的紀念品上的這類表格(下圖)。

P_20150524_194646_1

咦,為什麼有些字母有不太一樣的寫法呢?

是的,這裡來稍微解釋一下。記念品書籤上將手臂標示為B應屬誤植,C以摺疊的布/衣表示則只限於發ㄙ的音的時候,而不是發ㄎ的時候;雙斜線可當表音符號,和雙蘆葦葉發音確實可以替換,但雙斜線常見的用法是表示「雙數」(dual);分別放在U和W的捲線以及小鵪鶉,其實是同音;Z和S則應該根本就是同一個符號(門閂)的變體。

下圖還有兩個上表完全沒有的符號:L(獅子)和O(套索)。其實這兩個符號原本都是雙音節符號,發音標記分別為rw(獅子)和w3(套索)。不過呢,從商博良辨讀古埃及文字的主要標的之一──托勒密五世(Ptolemy V)王名圖章(下圖)就可以發現,至少在希臘時代,埃及人認為如此書寫希臘法老的名字是正確的,所以不能說是錯誤,只是在書寫其他文字時,這些符號有不太一樣的功能。

其實,不論什麼語言在經歷時代的變遷,同樣的字發音可能會變,抑或針對同樣的發音,有不同的寫法,就如同中文有破音字,也有異體字,所以很多時候還是需要脈絡來協助判讀。

最後,本篇文章用的符號都是由左至右橫書,那是配合現代語言書寫習慣的結果,但純文字的常見書寫方向其實反而是由右至左的。不過那也不是硬性規定,由左至右、由右至左、直書、橫書都行,甚至可能環繞圖畫,讓圖與字互相產生連結。

蛤,那這樣的字到底要怎麼看呢?

其實也沒有很難,在浮雕和壁畫上通常有隔線讓你知道這是直書還是橫書。至於文字的方向,就看符號們面向哪個方向囉!雖然有些符號沒有方向性,但同一段文字方向是一樣的,只要找到其中的動物或人,符號看向哪一邊,就是文字開始的方向。因為古埃及文的這個特性,還可以在同一個牆面上以由左至右和由右至左寫兩段文字, 製造出漫畫中對話框的效果 !

古埃及文

練習人 View All →

古埃及文化、歷史的業餘愛好者

5 Comments 發表留言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